公司介绍

当前位置: 主页 > 公司介绍 > 列表

公司介绍

屋子里只有老头子和周霞了屋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里很安静安静得 时间:2017-07-16 10:29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包括老板和他侄儿讲话的声音,还有保姆忙碌弄出的声音。 周霞很尴尬,也很不安,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环顾四周,发现墙角有一把高级轮椅,轮椅上有一块拉舍尔毛毯,旁边还有一根精制拐杖,房间的木制花架上有一盆文竹,长得不太旺盛。 她发现室内虽然谈得上干净,但还是有股难闻的气味,好像窗户未及时通风,小圆桌上摆满了各种药瓶,散发出药品的气味,床上被子不算太干净,也不算太脏,爱干净的人一定早就洗了,老头穿着一件蚕丝睡衣,身上也有久病的气息,手上有大块的老人斑,头发不仅花白,还秃了顶,也许是生病,外貌比实际年龄要老相,给人印象不只65,好像有70多岁。床头柜上放着二本书,好像是什么伟人传记之类的己,书页折了一支角,正看到一半。 看到书,周霞一下觉得亲切起来,对老头产生了好感。她先打开开窗户,让空气一下涌了进来,然后在圆桌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打破死一样的沉寂,先开口打招呼“您好……” “你好,小周……”老头也是给她喊的小周,平时她觉得老了,现在一声小周,让她觉得自己也年轻了许多。老头咳嗽一声想坐起来,用手撑着床,上身向上起来,周霞见状,赶忙过去,扶老头起来,老头下肢无力,想坐起来很难,周霞不得上爬上床抱着老头向上提,幸好老头不太重, 老头才坐直,周霞又把旁边多余的被子和枕头都垫在后面,经过一番折腾,老头终于坐稳了,靠着被子呼哧呼哧喘粗气,过了一会儿才平息。 他边喘气边说“小周,我的情况你是看到的,我本不想再续弦,因为难得找到可靠的人。可弟弟为我的事张罗,想给我找个可靠稳重的人陪我度过下半生,起先我觉得不可能,后来听他说了你情况,我觉得我们还是可以达成协议,你需要钱,我需要人照看,说白了就是交易,你说是吗?” 周霞没有说什么,只害羞一样低着头,心里七上八下。 “我对你很满意,身体很好,又受过苦,知道珍惜,如果你同意,你能在一个月内嫁过来吗,我们来选一个好日子?” 周霞还是没有作声,但也没有反对。 “我们是过来人,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都是把话说在明处,不要藏着掖着,你有什么尽管说出来。” 周霞终于不得不开口说话“是的,老哥,我是一个苦命女人,家里遭受重大变故,因急需一大笔钱,所以才落到这步,我儿子坐牢,负债累累,我必需替他还债,争取早日减刑,他还有个孩子,我带着读书,非常困难……”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会给你一笔彩礼钱,但你一定要对我尽心尽力,生活上仔细照顾,还要帮助我康复训练,我还想早点站起来,如果有朝一日生活自理,对你也是解脱,我们还有很好的晚年!” 老头很诚恳的说。 “如果你照顾得好,我们每月会给你可观的零用钱,你也可以攒起来还债,五年之内还完应该没问题。” 周霞感动地点头说“我虽然是奔钱而来,但既然走到一起了,我一定会信守承诺,一定会帮助你恢复健康,一定把这个家料理好。” “好,好,我们没看错。”老头高兴的说,苍白的脸上有了一抹血色。 “只是我还有个孙子,没人照看,跟着我过,我走到哪里必定要带到哪里。” “我知道的,孩子来县城居住,条件比乡镇要好,对他读书教育有帮助。” 这时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保姆上来,喊她下去吃饭,“周姐,吃饭吧!”她看了老头一眼,心想老头的饭怎么办,老头说“你先下去吃,其余的事,我弟弟会给你说的。” 周霞跟着保姆下楼吃饭,老板已经坐在餐桌上等她,等她坐好后才说“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谈。” 这时周霞看到保姆给楼上老头盛一小碗饭,还用盘子盛了些清淡的蔬菜,用托盘端上楼。
 
桌上有老爷子的儿子,加上她的老板,就他们三人,保姆在楼上侍候老头吃饭。老板儿子也是快四十的样子,对她彬彬有礼,第一次见面就给她喊周姨,好像也很认可她。 老板劝她吃菜,她有点拘束,老板说“小周,情况你都知道了,我们虽然有保姆,但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陪同哥哥,加上身份不同,所做的事也不同,保姆毕竟是保姆,我们想找一个尽心尽力侍候哥哥的人,把这当成自己的家,而不是打工的过客,你明白吧?” 周霞面对满桌子精制的饭菜没有食欲,她已经好久没吃这么好的食物了,像清蒸鲈鱼,蒜蓉大虾,乌鸡甲鱼还有木耳香菜金针菇等,和她平时生活相比强百倍。 老板说“既然小周同意嫁过来,我们履行承诺给你十万元彩礼,每月还给你零用钱,如果哥哥身体好转,零用钱还会上涨,就看小周是否尽心了。” 周霞弱弱地说“我知道。” “尽快把你孙子转学到县实验小学,我会找关系去报名。你把家里事情处理好,一个月内就过来吧,哎,征求你意见……需要举行婚礼吗?” “不需要,不需要……这种情况不举行仪式了,日子你们定吧,我没意见。” 周霞连忙摇头。 “好,爽快,你是爽快人,我看了日子,就在二十八号过来吧,哥哥离不开人照顾。” 饭桌上周霞的后半生幸福就这样被敲定,她被动的答应,不知道未来对她到底如何,但她已横下心来,决定趟过眼前这条河流。 她不知道该不该给儿子说,但她还是决定去探监,好歹要等他知道,让他知道她为他所做的牺牲,也许今后对他的人生有启迪和帮助。 她没想到儿子反应很强烈,不同意她再婚,他瞪大眼睛,恼怒地说“你要嫁给一个瘫痪病人吗?大你那么多,爸爸才死多久?不要,你不能嫁,我出来了会养活你的。你还有孙子呢,孙子是乐趣啊。” 周霞也气愤的说“我们家弄到目前的处境大多都是拜你所赐,是你惹的大祸,你现在觉得你妈妈给你丢脸了吗,我丢你什么脸,要不是还债,我会这样吧,我不偷不抢,丑什么?你有孝心的话就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狱吧,哼!” 周霞留下一条香烟和一堆食物就走了,不管身后儿子是怎样的咆哮抓狂,她心里在说“小兔仔,来教训老娘来了,我没追究你的责任才算好的,我对得起王炎,对得起王家列祖列宗。” 婚期说到就到了,十万块钱打到周霞账户上,周霞把钱交给法院,由法院归还给债主。 周霞的事一下子满城风波,街头巷尾都是议论纷纷,有的说“周霞命苦,几能干的人现在去给别人当保姆,侍候病人。”也有的说“周霞命运有了转机,不需要打工挣钱,虽然服侍病人,可收入比打工强多少倍,可以偿还债务,值得。” 周霞在别人的议论中进了向家的门。家里因她的到来增加了喜气,加上孙子的到来,院子里有了生气。 向家也有孙子在上学,但上的是贵族学校,儿媳专门陪读,在省城,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有时儿子去省城看他们,所以周霞孙子的到来使整个向家有了笑声和朗朗读书声,向哥也露出欣慰之情。 周霞每天侍候向哥吃药打针,然后送他去医院做康复治疗,回家后也是给他按摩,临睡前给他洗脚擦身子,她感觉到他有明显好转,脸上气色强多了。 家里卫生和家务活不需要她打理,有专门保姆,她只全心全意侍候老爷子,安排家里生活起居,俨然像个管家,老实说当管家对她来说绰绰有余,她做得有声有色,有条不紊。 老爷子的床现在非常干净,还有淡淡的桂花香味,每天躺在老爷子身边,陪老爷子说话,老爷子会握着周霞的手,说一些过去的事,老爷要起床方便的时候,周霞会起床搀扶着他去卫生间。去卫生间是个艰难的过程,虽然有拐杖,但他像个学步的小孩,半天才迈得开一步,解一次手很艰难,但是比过去前进一大步。 她料理完这些事上床半天睡不着觉,时刻警醒着怕老爷子叫她,一天下来没有轻松的。 孙子放学回家后就会上档喊“爷爷,爷爷”给少爷喊“伯伯”,孙子在新的环境很适应,性格也渐渐开朗,学习成绩稳中有升。 周霞每个月的私房钱几乎全部存着,准备多一些的时候就交给法院。 一天医生对周霞说,老爷子的病情有好转,只要坚持一定会彻底康复。 老爷子拉着周霞的手说“感谢你小周,你一定要坚持!” 周霞点点头,阳光下周霞推着轮椅慢慢向前走去。